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作者: 时间:2020-08-03X馨生活824人已围观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Isiah Thomas的屋子里还保存着几双旧鞋子。这位退休的底特律活塞名人堂球员似乎从来都没有给这几双鞋系好鞋带,但它们肯定会让他想起他的巅峰岁月,以及他曾经大胆尝试过一个试图在篮球世界留下烙印的球鞋品牌。

「这些是纪念品。」现年57岁的Thomas谈及从1989-90赛季就放在柜子里的鞋。它们不是匡威、Nike或adidas,它们是PUMA。没错——底特律「坏孩子」军团领导人、NBA历史50大巨星Thomas曾经是一家德国运动品牌的代言人。他穿着PUMA的篮球鞋在场上翻江倒海,这个的形象也出现在和真人一样大的纸板像上。这些亦是Thomas在1990年NBA总冠军赛获得FMVP并击败Porter兰拓荒者蝉联冠军时穿的鞋。

「我穿着我的PUMA赢了很多场球。」Thomas说道,「我最深刻的记忆是穿着它们赢下总冠军,还有香槟从我头上流下的时刻……我穿着它们大杀四方。」Thomas穿着PUMA的时期几乎是一段被人遗忘的历史:充满故事性但短暂的、仅维持一年的合作关係。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NBA正在进行的这个赛季标誌着PUMA在近20年后首次回归这项运动——并且有了一个好开局,他们聘请JAY-Z作为重新组建的篮球部门的创意总监。「他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一同构建当下工作愿景的合作伙伴。」自1999年以网站内容管理身份加入PUMA开始工作至今、现在是品牌和营销全球总监的Adam Petrick说道,「JAY-Z是一名熟悉市场运作的懂行的商业伙伴……他对比赛周边的文化也非常有见地。」

PUMA篮球在社群网站上表现强势,他们拥有私人飞机,而且还发布了新的实战鞋,Clyde Court Disrupt,它的灵感来自于20世纪70年代初加入PUMA、现在签下一份终身合约、PUMA图腾式人物Walt “Clyde” Frazier。

也有一大票新生代的篮球运动员担任重新回归的推广大使。Skylar Diggins-Smith、Deandre Ayton、Marvin Bagley III、DeMarcus Cousins、Rudy Gay、Danny Green、Kevin Knox、Michael Porter、Terry Rozier和Zhaire Smith。这是一个人才济济的阵容:2018年选秀前16号秀中的5个,其中包括顺位前二的两名球员;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将;一名四次WNBA全明星球员;一名身高6尺11吋、从重伤回归的内线猛兽;以及一名在豆城(即波士顿)效力的莽撞的替补控卫,他和PUMA签约时直截了当地发表了一段声明:「除了PUMA,我不会鸟其他牌子。」

JAY-Z pictured with his new Puma jet “N444 SC” at Teterboro Airport, New Jersey en route to DC. – 7/27

? @kodaklens pic.twitter.com/asKiZHdiXQ

— JAY-Z Daily (@JAY_Z_Daily) July 29, 2018

相比于过去NBA历史,越来越多球员在场上穿着PUMA。他们加入到PUMA篮球的大家庭,而这个品牌有一段比大多数人想像的更有深蕴且引人入胜的历史。当匡威、Nike、adidas和Reebok在20世纪70年代到21世纪初主宰赛场时,PUMA把他们的产品安在一名名人堂和NBA总冠军成员脚上,他们甚至一度追求过一名得分王。PUMA涉足过高中、大学比赛和NBA扣篮大赛,和他们签约的球员囊括NBA史上最高的球员和一名曾被寄予厚望改变他们在篮球领域命运的、北卡大学现象级希望之星。

「PUMA是体育界公认的领导品牌。」Vince Carter在1998年说道,「我期待着让这个名字在球场上变得更加响亮。」

PUMA一次又一次努力地和这些篮球届大名鼎鼎的人物合作,以谋求成功。

但是,为什幺从来没有奏效?

——

「JAY-Z非常有影响力。」Adam Petrick说道,「他是那个告诉我们‘一切都要围绕Clyde……你必须回到最初,真正重新开始这件事’的人,」

这一切都开始于1973年,Frazier不仅成为PUMA首位签约运动员,还成为篮球史上第一位获得自己专属球鞋的球员。彼时,已经拥有一枚冠军戒指的Frazier再次拿到另一枚。72-73赛季的他场均能拿到21.1分、5.9次助攻和职业新高的7.9个篮板,并代表纽约尼克成为全明星控卫。

在飞人乔丹之前,Puma Clyde系列才是王道。Frazier想要一双宽鬆、轻量、有充足的内部衬垫的球鞋。PUMA以他的眼光为设计蓝图,在他们的产品中加入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元素:把Frazier的外号「Clyde」用草体写在每一双鞋的品牌标誌的下面——因此,才被称为「签名鞋」。

「对我来说,这大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亚特兰大出生的Frazier在2015年说道,「因为在所有运动中,只有我拥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运动鞋。」但是,早在Frazier穿着自己的战靴闪耀在麦迪逊花园广场之前,整个纽约城的球场上就有不少人追逐着这头PUMA。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在我童年,PUMA绝对在公园打球的人们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现年52岁的传奇DJ、製片人和球鞋专家Bobbito Garcia在他2003年出版的《Where’d You Get Those? New York City’s Sneaker Culture: 1960-1987》中说道,「我偶然发现一些71年和72年洛克公园的档案照片,看到球员们穿着PUMA在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室外赛场上竞技。」

而Frazier则是把PUMA带入到世界上最大的室内篮球舞台上,穿着Clyde和队友Willis Reed带领着纽约尼克战胜张伯伦和Jerry West带领的洛杉矶湖人问鼎1973年的NBA总冠军。Clyde最终成为其中一双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球鞋——这双鞋后来被嘻哈文化所接纳,超出了篮球运动的範畴,成为了时尚的缩影、酷的代名词。从篮球手、到霹雳舞舞者的每一个人都穿上了PUMA——而Frazier便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从我还是小孩开始就是Frazier的球迷。」现年59岁的退休的两届NBA总冠军成员、在1984到1986年受到PUMA赞助的Wes Matthews说道,「在高中阶段,我和他一样穿10号,我想和他一样拥有劳斯莱斯…….想要和他一样穿皮毛大衣,想成为像Clyde一样的球员。他让我彻底爱上PUMA。」

Clyde球鞋在1973年初次登场没多久,PUMA就签下了连续两届跟随印第安纳溜马夺得美国篮球协会(ABA)冠军、1973年季后赛的MVP George McGinnis。穿PUMA的首场比赛中,球鞋无法承载这位2017年入选名人堂、身高6尺8吋、体重235磅的球员。在那晚第二次触球时,他右脚鞋面撕裂了。「我对球鞋很讲究。」McGinnis后来告诉《印第安纳波利斯新闻报》,「当我突破时,它裂了。」他一脚穿着PUMA,另一脚穿着匡威完成了当晚的比赛。

「你应该穿PUMA吗?」在丹佛金块和费城76人效力时8次入选NBA最佳防守阵容、从1978年开始为了推广Puma Super Basket球鞋出现在单人广告上的Bobby Jones表示,「我只能给你我的意见。」但在1979年,他转投adidas旗下。

1980年,Frazier退休。夺得全明星MVP荣誉和在1981年跟随波士顿塞尔提克拿下NBA总冠军的Tiny Archibald成为PUMA下一个重要的代言人。然而,和Jones一样,Archibald和PUMA只维持了一年的合作关係。剧透一下:在篮球领域数十年的耕耘中,PUMA和球员签下的合约总是非常短命。但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颓败的势头短暂地改变了,当时,他们开始向一些明星球员示好,像金块前锋Alex English。在1982-83赛季,没有人能像6尺7吋的苗条的English那样把球送入篮框,他82场均先发上场,并以场均28.4分问鼎联盟得分榜。English熟练的技术吸引了PUMA的注意,他们将他从波尼(Pony)的旗下招募了过来。

「PUMA不需要卖力为我推销。」 8届全明星和名人堂成员English说道。现年65岁的他在1983至1987年代表这个品牌上场,是Puma Sky II其中一个主要的门面。「当时的金块打得非常快。我们带球加快场上节奏,我们不断跑动。所以我把我脚下的PUMA想像成一头动物——他们带着我在场上翻江倒海……比起波尼,我更加喜欢PUMA。」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在English穿上PUMA的同一年,休士顿火箭在1983年NBA选秀以第一顺位选中了Ralph Sampson。7尺4吋的Sampson在高中和维吉尼亚大学时穿的是PRO-Keds。但是,根据Sampson在一次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他在2012年入选)的讨论中的回忆道,PRO-Keds在他新秀赛季没多久就中断了篮球鞋的生产。PUMA将Sampson挖了过来,这是该公司继Frazier之后最引人瞩目的篮球签约。但还有一个问题:PUMA没有生产像他那幺大的17号鞋,所以他们不得不为他製造原型鞋,Sampson在新秀赛季大部分时间都是穿这双鞋,包括1984年首届NBA扣篮大赛。

Sampson独特的原型鞋变成PUMA随后不断生产的属于他的球鞋,其中还有一些比赛穿过的版本多年以来都在拍卖。80年代中期有一则广告是在推广「7双新的Ralph Sampson的PUMA签名鞋」——这是真的,一次7双。并且和Frazier一样,这位火箭中锋不久后也得到了一双以他命名的球鞋:Puma Ralph Sampson。

「我整个高中都在穿Ralph Sampson的鞋。这是我穿过最好的篮球鞋……即使是到今时今日。」 20世纪90年代初加盟PUMA、当时效力于凤凰城太阳的Cedric Ceballos说,「让我重新组织一下语言……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篮球鞋。」

Sampson和PUMA的合约在1984到1989年为他带来了接近40万美金的收入。「Ralph拿了一个巨额合约。」Petrick说,「这是球员首次因为代言得到那幺多的收入。」在Sampson之后,一个名叫Michael Jordan、从北卡大学毕业、在1984年NBA选秀第三顺位被选中的21岁年轻人和Nike达成了每年50万美金的合约。在84-85赛季,Wes Matthews以芝加哥公牛控卫的身份和年轻的飞人成为后场搭档,并先发了38场比赛,当时飞人穿着招牌的Air Jordan 1初次亮相,而Matthews脚下则是:Puma Sky LX。

「当我穿着我的PUMA和Michael Jordan搭档时,我经历了一些最好的比赛。」Matthews说道,「我为我的PUMA感到骄傲,我很肯定它们到今天还是干净的。我确保他们多给了我几双鞋,我可以在客场时带上,以防它们磨损或撕裂……我觉得,好吧,我穿的是全美国最炫酷的鞋之一。」而他不是唯一一个这幺认为的人。

「Puma Sky LX很快就成为了PUMA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篮球鞋,即便是到今时今日。」Garcia说,「聚氨酯中底、脚踝处出色的缓冲——它成为众人垂涎的球鞋之一……Air Jordan 1和Puma Sky LX相比都略显苍白,这是一双更适合打球的鞋。」

凭着优秀的产品和完美的定位,PUMA开始经历了篮球方面的复兴。「我和乔丹一起打球,他穿着他的鞋每场表现火热……」Matthews说,「他得到很多关注,所以我寻思着PUMA也会得到很多关注,这个牌子将要起飞。」

Matthews是对的——English、Sampson和密尔瓦基公鹿前锋Terry Cummings穿着PUMA在1985年全明星亮相。Sampson在比赛中拿到最高的24分并抢下10个篮板,荣膺MVP。「你谈论的这三位都是很有能力的运动员。」回忆起代表PUMA、和Sampson以及Cummings在休赛季访问慕尼黑和马德里的English说道,「我们为PUMA赢得尊重……人们每天晚上都关注我们,而这为他们吸引了更多的人。」

7尺7吋的Manute Bol(和Gheorghe Muresan)有着傲视NBA历史的身高,在1985年曾短暂地穿过PUMA。他们也是1986年麦当劳全美明星赛的官方球鞋供应商,并成为全国範围内几所大学队伍的鞋类赞助商,包括波士顿学院、克里夫兰州立大学、德保罗大学、UCLA、维拉诺瓦大学和维克森林大学。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我一直很喜欢PUMA,喜欢它们的风格和外观,喜欢穿着它们代表UCLA。」名人堂成员、现任TNT电视台NBA分析员Reggie Miller在本赛季初表示,「我一直都认为它们很时髦,领先于时代。」

PUMA也将Cummings公鹿的队友Paul Pressey(他在1986年扣篮大赛上穿着PUMA)、湖人前锋AC Green和纽泽西篮网大前锋Buck Williams招至麾下。「当时的PUMA很主动,并在引领风潮。」Petrick说,「接下来发生的,以及Nike最终主导的是——体育营销。」PUMA的篮球产品非常多样化,但根据《芝加哥论坛报》在1986年7月份发布的一份世界範围内的公司调查报告指出,PUMA的收入只佔1985年第四季度的篮球鞋市场的5.6%,作为对比,Nike是46.3%,匡威是17.4%。

「匡威和Nike就像站在街区上的大孩子一样,」1981年至1989年代言匡威的Isiah Thomas回忆道,「没有人能真正地突破他们。」不管是因为竞争者的实力,还是鞋子的耐用性问题,抑或是反覆试错的球鞋设计,反正20世纪80年代试图在篮球领域的东山再起的PUMA失去了动力。十年的努力化为泡影,品牌旗下的运动员纷纷出走。English转投亚瑟士,Matthews在一段球鞋合约真空期后加盟匡威。Pressey只坚持了一个赛季,格林则是决定加入Nike。为了这篇文章而联繫的Buck Williams压根不记得代言过PUMA。

在五年期间,Sampson至少穿过PUMA篮球的12款不同的签名鞋和休闲鞋,但他在最后那几个远离伤病困扰的赛季却是穿着匡威。「过去有非常多出色的运动员代言过PUMA,但最终显示产品本身并没有那幺好。」Petrick说,「回望过去30、40年PUMA的历程,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我们在营销方面做的真的非常出色,但从产品的角度来看,我们迷失了方向。」

只有Cummings一直在坚守,直到1989年,当时他穿着PUMA出战全明星赛。同年晚些时候,Thomas结束了和匡威八年的合作关係,在89-90赛季尝试和PUMA合作。

「我一直以为都是以打破常规着称,我努力开启我自己的事物。」Thomas说道,「PUMA接近我,就像他们现在做的那样。他们想要再次复兴这个品牌,成为篮球世界的主流。我想这是个好主意,所以我加入了。」

Thomas引领着PUMA Stealth和Stalker鞋款的推广,同时他们也準备给他出签名鞋。6尺1吋的Thomas在赛场上想要低筒的鞋,这能帮助他加速,比臃肿的高帮匡威鞋更适合他的风格。PUMA为这位底特律先发控卫的双脚炮製了Palace Guard(在奥本山宫殿投入使用的一年后首次亮相)。这双鞋(你在纽西兰PUMA的网站上还能找到复刻版)结合了设计和故事性,它的配色设计为红、白和蓝,和活塞球衣一样,Thomas的签名被绣在鞋舌上。它们出现在一些经典时刻当中,包括1990年全明星赛,和几个月后的NBA总冠军赛。但Thomas穿它们的时间不足一年。

在1990年11月12日播出的《新鲜王子妙事多》第一季中,Thomas客串演出,他穿着一双亚瑟士在一对一地比赛中面对Will Smith。「篮球运动的那个时期,」Thomas回忆道,「对PUMA来说,是一个低潮。」

坚守到最后的Cummings在1990年转投Nike。那时候,当谈到运动鞋时,都是清一色的勾勾,而被称为「空中传奇(His Airness)」的乔丹主宰着整个NBA。那些历史悠久的品牌,像匡威和PUMA,突然退出了篮球鞋的舞台。

「我不认为我们可以说,PUMA在篮球方面无法成功。他们有时做的挺好。」Garcia说,「但有位叫做Michael Jordan的天纵巫师,他和Nike以及乔丹统治了整个世界。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品牌都难以与之为敌……我能感觉PUMA会说,‘你知道吗?靠!’早知道就不参加竞争了。」

——

当Cedric Ceballos 1992年参加NBA扣篮大赛时,他身背着Nike的标準合约:大约一年一万五千美金,有权穿着像Air Bound这样的球鞋,他穿着这双鞋和Nick Anderson、Stacey Augmon、Larry Johnson、Shawn Kemp、John Starks和Doug West在纽奥良的全明星週末同台竞技。Ceballos获胜,而「PUMA跳了出来,签下来我」他说道。对Ceballos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实现的举动,当时征战NBA第三个赛季的他作为太阳队的替补小前锋每场比赛只有可怜的11分钟出场时间。这位名球员在NBA赛场为PUMA代言超过一年。「我能想像销量会减少。」Garcia说,「而且PUMA把重心放在休闲鞋上,这方面他们做的非常出色。」

PUMA必须依靠某个人在篮球领域重新出发。所以,Ceballos得到了一份比他之前那份Nike的合约大六倍的合约。他想要穿着Sampson的签名鞋打比赛,这是他成长路上穿的鞋,或是其他相近的鞋。但PUMA有其他计画。被包装为「Discman」的Ceballos成为PUMA划时代的Puma Disc System Weapon的门面——这双鞋没有设计鞋带。(作为对比,在此之后的26年乔丹牌才首次发布第一款无鞋带球鞋。)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没能成功卫冕的1993年扣篮大赛上,Ceballos穿上Disc Weapon,并将它融入到扣篮表演当中。在93-94赛季开始之前,太阳在慕尼黑打了一场比赛,在那里,全队上下都非常惊讶地看着他们的这位替补前锋出现在高耸于城市一部分的巨大的广告塔上。回到美国长达28英呎的硬木球场后,Ceballos对成为PUMA每晚比赛的代言人感到骄傲。

「在比赛期间,假如我站上发球鞋或者知道镜头在对着我……我会跟裁判说等一下……我会蹲下来繫鞋带。」 Ceballos说,「我全身心投入,努力帮助建设这个品牌。」

他代言的球鞋得到了一些反响,但是似乎没有人能买到它们。「每个人都感觉,‘我在哪里能找到它们?我在哪里能得到它们?’」Ceballos说道,「都到了这种地步,他们没有在美国销售。他们一直在海外销售吗?……我不知道。」到了1993年春季,整个公司实际上已经处在破产的边缘。「在八年亏损的情况下苦苦挣扎,欠了2.5亿美金的债务,1500万双廉价的10美金的运动鞋的库存。」引述自《纽约时报》在10年后发表的报告。「90年代初期是我们最糟糕的时期。」Petrick说,「当时的公司正分崩离析。」1994年夏天,Ceballos重回Nike——另一个PUMA运动员就这样离开了。

「在篮球领域,PUMA从来没有真正地处在重要的位置。」 Ceballos说,他在离开PUMA后被交易到湖人。「人们出于时尚穿它们,PUMA更像是网球鞋,或是休闲鞋款。每个人都尊重PUMA……但他们需要一个球员带他们走向顶峰……然后Vince就出现了……」

PUMA将这位6尺6吋、来自乔丹母校的长臂扣将看作是另一位救世主。两个月之后,金州勇士在1998年NBA选秀第五顺位摘得Carter(这个选秀权被交易至多伦多暴龙,换取他的北卡队友Antawn Jamison),PUMA和这位21岁的新秀最终敲定了一份为期10年、价值5千万美金的合约。他成为当时唯一一位,也是首位将会穿着PUMA征战5年的NBA球员。Carter连同纽奥良圣徒跑卫Ricky Williams、世界次中量级冠军Oscar De La Hoya和16岁网球未来之星Serena Williams组成了由一群前途无量的跨多个项目的运动员组成的PUMA代言团队。

被遗忘的PUMA篮球史:20年过去了,这个品牌再次努力回到篮

「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加入到PUMA的团队,成为公司积极回归篮球市场的一份子。」Carter在1998年8月新闻记者会上表示。让这个品牌印象深刻的不只是他在篮球方面的高超技艺和极高的上限。不要忽视美国大哥大姐会[注]的亲善大使Carter在球场外的影响力。

注:美国大哥大姐会(Big Brothers Big Sisters of America)是一个为儿童提供专业支持和一对一志愿服务的非营利组织。

「为了在篮球领域重新崛起,我们期待和一名令人振奋的、能为PUMA增加信誉和曝光度的球员合作。」PUMA发言人Don Gibaldo当时说道,「Vince是一名心地善良的好球员,不需要为他做过多的美化。」

PUMA淘到宝。Carter将他的生命奉献给了多伦多的篮球,并成功入选8次全明星。他在扣篮大赛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帮助美国队在2000年奥运上摘得金牌。他至今在联盟打了21个赛季——最近的这个赛季,他在亚特兰大老鹰度过他的42岁。但Carter没有和PUMA一起达成这些职业生涯的里程碑。他们预期长达10年的合作仅仅只维持了16个月。

由于Carter新秀赛季的长达8个月的NBA停摆,他直到1999年1月末才穿上PUMA征战赛场。他穿着Puma Cell Origin场均能拿到18.3分和5.7个篮板,并荣膺1999年NBA最佳新秀。在职业生涯第二年开始,他出现在PUMA的广告上,其标语为「为秋季NBA赛季推荐Vince Carter的球鞋(INTRODUCING Vince Carter’s shoe for the fall NBA season)」。这支广告推广的是Puma Cell VI,这是该品牌首次为Carter出的官方签名鞋,它也被称为Puma Vinsanity。Vinsanity这个外号是Carter在新秀赛季完成一记扣篮后,一名实况转播评论员为他创造的。

Puma Cell VI成为「PUMA史上最畅销的鞋」,这是长期担任品牌经理的JAY Piccola在2007年纪录片《Carter效应(The Carter Effect)》中说的话。它很受欢迎,因为人们觉得(而且到现在还认为)这是Carter第一双签名鞋。在等待卡疯狂(Vinsanity)上演的时候,他出现在Puma Cell VI的广告上。在1999年夏天,Carter令人意外地出现在洛克公园打野球,但由于强暴雨,比赛移到了室内。他头戴包头帽、脚踩Cell VI完成急停跳投,随后更是完成一记让球馆沸腾至100度、让超过2000人(其中包括JAY-Z)陷入疯狂的空接大风车扣篮。Carter还穿着这双鞋和他的表弟暴龙队友Tracy McGrady出现在《运动画刊》长达五页的文章中的一张照片上。

1999年11月1日,文章发表的同一天,还有另一张经典照片拍摄于加拿大航空中心。脚踩Cell VI的Carter完成了一记技惊四座的扣篮——从罚球线起跳,把球拉到脑后,像是漂浮在空中。在1999年11月14日暴龙对上76人的另一场比赛中,他穿着蓝白版本的Vinsanity亮相。一週之后,他穿着Vinsanity的镜头再次在比赛中被捕捉到,这次是在斯台普斯中心的灯光照耀下面对湖人,但这场比赛也标誌着他最后一次穿着他职业生涯第一双的签名鞋。

1999年12月1日,PUMA对于Carter发布了官方声明。「PUMA北美公司为Vince Carter声称的所谓的终止合约感到遗憾。PUMA坚定地拒绝Carter先生任何违背合约义务的行为,并会积极地寻求合法的补偿。作为NBA球星的Vince Carter在穿着PUMA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PUMA对此感到非常骄傲。PUMA希望Carter先生作为篮球运动员能继续取得成就,然而这需要Carter先生尊重和PUMA10年的合约承诺。」

PUMA公司对这位暴龙球星发起仲裁,最终的和解方案是要求他为PUMA支付大约1350万美金以弥补违约的损失(外加额外100万美金的律师费)。Carter和PUMA合作的471天内大约挣了365万美金。

2000年4月,《今日美国》报导称Carter离开的其中一个理由是认为PUMA会伤害他的脚。引述自《广告时代》,「据报导称,PUMA没有很好地履行承诺开闢新的球鞋系列,对Carter先生的广告宣传没有达到一定力度。」Carter对该品牌营销推广Vinsanity的速度之慢感到沮丧,这双鞋原本应该在99-00赛季开始前发布。

关于Vinsanity,几乎没有任何发布记录,除了偶尔在网上出现的几双古董鞋。虚拟版本的球鞋出现在NBA Live 2000。还有一个单独的平面广告,该商业广告取笑Vinsanity是「Vince Carter的春季球鞋」。2000年2月,他被提名为在西雅图举办的NBA全明星赛的先发,此外还参加了週末的扣篮大赛。没有身背球鞋合约的Carter穿着AND 1太极获得了史诗般的胜利——而不是PUMA之前所设想的穿着Vinsanity。

到了2000年8月,Carter和Nike完成签约。「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这很有意义。」Carter最近告诉The Undefeated,但拒绝谈论和PUMA合作的日子。

「PUMA对我很好。」 Ceballos说,「但不代表说他们也是这样对待Vince。」

大约20年后,关于Carter在PUMA遗留的产品有一个细节常常被误传。Carter并不是PUMA在2018年重新回归之前唯一一个穿PUMA征战NBA的球员。Kenny Anderson、Chucky Atkins、Sam Perkins和John Wallace在1999至2001年期间穿过PUMA。事实上,2001年5月2日,Perkins在他17年职业生涯最后一场为溜马上场的比赛中穿着正是Puma Cell Origin。

「在Vince离开之后,我们在两年间有过一个小项目。」Petrick说,「但我想我们那段时间没有卖出很多篮球鞋。」

——

离开PUMA已经超过30年的Wes Matthews一直在为他的老东家做一些小小的非正式的招募工作。去年秋天,他和他的儿子,征战10年NBA的老将、前达拉斯独行侠先发得分后卫Wesley Matthews通过讯息交流。

「我在想他的Nike合约就要到期了,所以我和他说,‘哟,让我们转投PUMA吧,儿子。’」Matthews回忆道,「他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但表示,‘我擦,我太老了。’」

这个品牌现在核心的运动员——Ayton、Bagley、Knox、Porter和Smith——全都在21岁以下。但在10月11日发布Clyde Court Disrupt的几天前,老Matthews再次发讯息给他儿子,告诉他PUMA最近签约的新闻——他们签下另一个超过30岁、和他一样征战第10个赛季的得分后卫。

「‘你也不会太老啦。’」Matthews在讯息中说道,「‘他们刚刚签下Danny Green。’」

随后,PUMA完成了「天作之合」,在场下歇了近1年、从阿基里斯腱撕裂中恢复、于1月中旬回归的28岁的DeMarcus Cousins。他已经穿着Puma Uproar完成首次亮相——这是为NBA下半赛季设计的新鞋款,将会在二月中旬的全明星週末发布。在PUMA篮球的现在运动员中,Cousins是唯一一个真正的超级巨星。但他们的未来看来非常倚重这五位新秀。

「他们其中的一位年轻球员必须打出杰出和成功的赛季。」Reggie Miller说道,「这些鞋……它们已经很出色,PUMA之前是因为没有人穿它们而没落。」

现在他们已经拥有10名球员,并会继续增长,这已经不再是问题。「他们现在的势头非常好。」Wes Matthews说,「前景摆在这。」从总冠军勇士队的成员到一帮渴望成名的新秀,这是一个新的时代。「此时此刻,」Petrick说,「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度过难关,并建立长期的成功。」

再一次,PUMA选择回归篮球市场。


原文来源:theundefeated – AARON DODSON

译文来源: 被遗忘的彪马篮球史 – 捞奇仔LOKI @虎扑翻译团

译者专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