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龙,史上最弱势总裁

作者: 时间:2020-07-17X馨生活213人已围观

杨金龙,史上最弱势总裁

1 月 27 日,媒体相继报导,府院已经内定,央行总裁彭淮南 2 月底退休后,接任者为现任央行副总裁的杨金龙。不过,杨金龙位于台北市金华街的住所,却不见媒体守候,与彭淮南就任前后,大批媒体守候住家门前,大相逕庭。

他绝对不是媒体宠儿。他几乎没有独照,所有的照片,身边都是彭淮南,摄影总是将镜头焦点对彭淮南,而杨金龙则是衬托彭的景深。

他的大事纪也难以拼凑。除了央行网站记载的学、经历,几乎是一片空白,有关他的报导,更是凤毛麟角。就连立法院财委会的资深立委,也跟他没说过话,私下透露:「实在很想和杨金龙聊一聊……」

长期待在性格鲜明的主帅身旁,他是一位面貌模糊的副手。

口拙的自律书生
爱看书、热中研究,但一发言就吵架

10 年前,他从央行业务局长升任副总裁后,无论是赴外致词或是记者会,他总是照稿演出,不会给人意外。就连今年 1 月 10 日,他首度鬆口谈论数位货币议题,演讲内容也和会后央行寄给记者的讲稿,如出一辙。在公开场合,他是一位「快闪」官员,儘管身为央行发言人,却如没有嘴巴的凯蒂猫,极少发言。

「刚毅木讷」这 4 个字,是他朋友对他的形容。另一关键词是:「口拙」。

相较于当今政坛上部会首长,他的研究员性格特别浓烈。政大国贸所毕业、海军陆战队退伍后,他考进华南银行国外部,当时华银为省属七行库之一,国外部更是众人抢破头的单位,但他却一心想做研究,半年后毅然辞去令人称羡的华银工作,考进基层金融研究训练中心,也就是现在的金融研训院前身。

1980 年代中期,前劳委会主委詹火生向教育部建言,英国伦敦是金融重镇,银行发展独步全球,应派青年学子赴英学习。他抓住这个机会,考取国内第一批公费留英资格,赴伯明罕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与他同为第一批公费留英学生的,还有央行发行局长施遵骅以及政大财政系教授黄明圣。

返国后,他进入央行经济研究室担任研究员,儘管取得旁人称羡的公职,他仍自律甚严,每天上午 6 点起床大声读英文,7 点下班后继续念书读资料。

央行海外有两个办事处,一是伦敦、一是纽约。1994 年央行成立伦敦代表办事处时,努力认真,又有留英经验的杨金龙,成为赴英筹备办事处的不二人选,并成为开张后第一届主任。

第一批留英生、第一位驻外主管,显示他的能力高于同侪,是一时俊秀。然而,他的专业虽较同侪强,对外沟通技巧却是弱项,这从他的媒体关係可略见端倪。

自伦敦回台后,他进入央行业务局担任副局长,负责督导央行两大业务之一的利率政策。当时央行由各局副局长轮流召开记者会,说明政策,但他发言有时太过艰深,或记者有所误解,双方经常擦出「火花」,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几次下来,原本就惜字如金的他,更不愿跟媒体互动。

按理说,这样一位爱看书甚于爱交际,会跟媒体吵架的公务员,不容易有平步青云的机会;但他正巧碰到欣赏他的贵人,也就是彭淮南。

许多人以为,彭、杨两人结缘始于央行经济研究处,杨金龙初入央行担任研究员,彭淮南是经研处长,正是他的顶头上司。

但是,很少人知道,他俩的渊源不仅如此。1980 年,杨金龙就读政大国际贸易研究所硕士班时,论文题目是《有效汇率理论与其就台湾的实证分析》,口试委员之一,就是当年为央行研究处科主任的彭淮南。

我们翻阅该论文发现,杨金龙大量阅读彭淮南的研究报告,例如其中一篇「有效汇率、出口价格竞争能力及汇率制度之检讨」,就排在中文文献的第一栏。很显然,年仅 20 几岁的杨金龙,当年对彭淮南的观点,相当佩服。

尊师重道的白髮幕僚
推电子票据、指数型房贷,使命必达

彭、杨两人,都对汇率与出口竞争力有高度兴趣,研究方向一致,埋下日后一路相随的伏笔。杨金龙从英国留学返台后,彭淮南向当时的央行总裁谢森中推荐,杨才顺利进入央行。

自此之后,杨金龙的工作历程,就和彭淮南息息相关,甚至不难看出,后者刻意栽培前者的动作。

举例来说,在 1997 年至 2000 年间,当时的总统李登辉有意将台湾打造成亚太金融中心,这计画由当时的行政院长萧万长负责,亚太金融中心固定召开跨部门的工作协调会议,当年约 40 岁出头的杨金龙,就是该会议的执行秘书,彭淮南此举,正是希望让他能被院长与跨部门首长看见。

彭既是恩师,也是贵人,尊师重道的他,对于彭交办的事项使命必达。那段期间,杨几乎夜夜加班,研究新加坡、香港的金融政策与市场,让原本就有家族遗传少年白的他,40 几岁就满头华髮。

此外,彭也让他担任多项制度改革的重任,杨金龙都使命必达,例如推动即时总额清算系统(RTGS),降低银行系统性风险;推动指数型房贷,让房贷利率透明化,买卖双方有所依循;推动基础放款利率,让银行利率与央行政策连动;推动电子票据,使企业有效管理票据并大幅降低错帐风险,这些,都是他的成绩单。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得意忘形。一方面是杨金龙本身的研究员性格,二方面基于对彭淮南的尊重,三方面看到其他「不听话」者的遭遇,例如在理事会上持异议的前央行副总裁许嘉栋被冷冻,另位央行副总裁周阿定谈话常被记者超译,被彭淮南警示,更加坚定他谨言慎行的作风。

性格对一个人的影响,常是一体两面。他的谨慎让他独来独往,少了与外界的对话,也少了朋友,彷彿金融界的「孤鸟」。

政务官要能推行政策,府院、民意、相关的利益团体支持,是必要条件。彭淮南儘管性格强硬,却从未忽略政治现实,他也深知,长官与民意越支持他,央行维持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可能性也越大。

例如,彭淮南担任外汇局长任内,每月必上呈一份包含汇率、国际情势与外汇存底等内容的报告,不仅给谢森中看,也给当时的总统李登辉看;其后彭当上副总裁,更以神準预测亚洲金融风暴的论文,在李登辉脑中留下深刻印象。

1998 年发生华航大园空难,时任央行总裁的许远东罹难,当时,1997 年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还在延烧,国际热钱集结準备攻击新台币,就是李登辉钦点彭淮南,临危受命担任央行总裁,把金融市场稳住,甫上任就立下战功。

除了向上管理,彭淮南也集结本地银行与外商银行人脉,一手成立台北外汇市场发展基金会,下设市场发展、商品发展、研究训练与风险管理 4 组,各组都由一位外银、一位本地银行高层领军,全都变成彭淮南的智囊;人称外汇教父的台北富邦银行董事长陈圣德、叱咤外汇市场的永丰金财产保代公司董事长庄美雪,都曾居该基金会要角。

面对媒体,彭淮南也有其两面手法,一旦媒体写错,他一定发澄清稿,或不假辞色站出来更正;但他在发更正前,往往先打电话告知,让记者有心理準备,也会定期找媒体吃饭,维持沟通管道的畅通。

对于立委,彭淮南也是做足準备。到立法院备询前,至少备妥 50 题的题库因应,要为政策辩护时,也会一一打电话给财委会委员,亲自到办公室解说立场,化解反对声浪。

彭总拉拔的「孤鸟」
企业人脉少,也非府院最中意接班人

同样认真、自律、不贪,彭淮南多了政治敏感与交际手腕,杨金龙却是老实书生。每年外汇交易员年终派对(dealer’s party),央行都会派出副总裁参加,周阿定总是谈笑风生、满场飞舞,周退休后,改由杨金龙代表参加,风格就内敛许多。

银行高层私下透露,杨要幺不说话,要幺一开口就得罪人。他在担任业务局长时,经常要打电话和行库「沟通」利率,认真归认真,但他命令的口吻,让人感到不舒服。某次在一个祝贺的场合,出席者均为国内金融圈重量级人物,每个人致词 5 分钟,杨却讲了 30 分钟,让与会者颇不耐,这也反映他对周遭气氛的不敏感。

在政大银行系(注:现已更名为金融系)系友会活动中,同为系友的台湾金控董事长吕桔诚、元大金控法遵长庄有德、元大证券董事长贺鸣珩,都相当活耀,杨金龙却几乎不参加相关活动;相较于周阿定会跟业者打小白球,杨金龙选择健走与气功,一个人就能完成。

除了彭淮南力挺,杨金龙并没有别的靠山,也就更加忠心。央行员工形容,杨是「乖乖牌」,对彭百分之百服从,是无声的副总裁。

但当副手变成正主,孤鸟般性格,加上大环境不利,很可能让他变成史上最弱势的总裁。

近 30 年国际金融变化剧烈,央行历任 4 位总裁:有老顽童之称的谢森中,施展「紧中带鬆,鬆中带紧」的灵活风格;学术地位崇高的梁国树,政策方向明确;金融圈资历逾 40 年,化解亚洲金融危机且处事圆融的许远东;以及坚持己见、硬颈作风,带领台湾走过金融海啸的彭淮南。

儘管风格各异,但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朝中有人,深获府院倚重。然而这次,总统蔡英文最属意的新总裁对象,是中经院董事长胡胜正,但他因健康因素无法担任,绿营没有其他人选,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杨金龙,是打安全牌的折衷方案。

自行做主成最大挑战:
没彭撑腰,如何动用资源护航政策

论学历,杨金龙比历任央行总裁都亮眼;但论经验,相较前几任总裁都在金融实务界绕过好几圈,杨却长年待在央行体系,市场历练不足。

再者,杨在立委、媒体圈,几乎没有朋友,甚至已有立委放话,磨刀霍霍準备好好「修理」他。未来接班之后,该如何经营政治关係,让他能游走蓝绿之间,成了他最大的挑战。

在国际上,他又碰到一位紧盯他国是否操纵汇率的美国总统川普,一位作风强硬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川普的贸易保护政策以及两岸关係,都将左右新台币汇率。

新台币该升该贬,一直争论不休,《商业周刊》採访得知,绿营的独派大老,与挺蔡英文的企业家,多位主张弱势新台币,这会是杨金龙就任后,立即面临的压力。金融界推估,近期彭淮南让新台币一路升值,正是为杨金龙上任铺路,让他上任后有操作空间,将新台币拉回至 30 元左右,回应绿营大老期待。

利率方面,国际环境走向升息,台湾是否跟进,也是一大难题。多数人希望维持利率低档、货币宽鬆,升息总裁比降息总裁更难做。

央行货币是两面刃,怎幺做都有人不满意,问题是,反对声浪可大可小,若朝中有人、民意支持,就可大事化小;反之,若沟通不良,也能小事变大事。

目前金融界盛传,彭淮南 2 月退休后,将会循前几位央行总裁转任顾问方式,担任央行无给职的顾问,以彭淮南的工作狂个性,可能会天天上班。

倘若如此,杨金龙面临另个窘境是,已经荣升总裁的他,是否还要事事请示,坐实「乖乖牌」的耳语?但若自行做主,没有彭淮南串接府院、立院、业界,一位孤鸟总裁,是否能动用各方资源,为自身政策护航?

20 年前,央行前总裁许远东赴印尼参加中央银行联合会年会,杨金龙原本是随行人员,因有要事临时取消行程,其后发生大园空难,他与死神擦身而过。

如今,在央行工作 30 年的他,因缘巧合坐上央行总裁大位,这似乎是命运对他的另一个考验。在强人总裁退位后,这位台湾银行界的新共主,全球第 5 大外汇存底的掌门人,儘管他未必愿意,仍将无可迴避的成为摄影镜头的新主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