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违 10 年 B 型肝炎治疗新选择──新药 Vemlidy

作者: 时间:2020-07-27Z生活港522人已围观

睽违 10 年 B 型肝炎治疗新选择──新药 Vemlidy

根据 WHO 估计,全球 B 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B virus,HBV)慢性感染盛行人口约 2 亿 4 千万人,每年超过 78 万名患者因 HBV 慢性感染所引起的肝硬化和肝细胞癌而死亡,为全球重大未满足医疗需求之一,然而近十年来未有 B 型肝炎新药上市,新药 Vemlidy 的核准可说是给予 B 型肝炎病患新的治疗选择。

Vemlidy(tenofovir alafenamide fumarate,TAF)由 Gilead 所开发的 B 肝新药,于 2016 年 11 月 10 日被美国 FDA 核准,而后在同年的 12 月 19 日亦被日本厚生劳动省所核准。Vemlidy 是 acyclic nucleoside phosphonate tenofovir 的前驱物,可在人体内转化成 tenofovir diphosphate,其会与脱氧腺苷三磷酸竞争 HBV 的逆转录酶,而终止病毒 DNA 複製,亦属于核苷酸类似物(nucleoside/nucleotide analogue,NAs)类药物,可视为 Viread(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TDF)的二代药物。

TrendForce 生技产业分析师刘适宁指出,Vemlidy 是基于两个临床三期试验(NCT01940341)与(NCT01940471)而被核准,这两个试验目的为比较 Vemlidy 对 B 型肝炎的治疗不劣于 Viread(non-inferiority)。NCT01940341 试验标的为 HBeAg 阴性表现病患,给予 Vemlidy 治疗,相较于给予 Viread 治疗的组别,48 周后,在主要临床试验终点 HBV DNA 抑制表现差异在统计上无显着性(94% vs. 93%, p=0.47)(Buti et al., 2016);而 NCT01940471 试验标的为 HBeAg 阳性表现病患,给予 Vemlidy 治疗,相较于给予 Viread 治疗的组别,48 周后,在主要临床试验终点 HBV DNA 抑制表现差异在统计上亦无显着性(63.9% vs. 66.8%, p=0.25)(Chan et al., 2017;网路摘要已发布),这些显示出 Vemlidy 的疗效在此指标下与 Viread 相当。

在安全性部分, Vemlidy 显示出造成骨质密度下降程度较低,而对血清肌酸酐增加程度亦有较低的倾向。其他不良反应部分,在 NCT01940341 试验中,Vemlidy 与 Viread 相较,不论在不良事件总比率(74% vs. 71%)、等级三或四不良反应(4% vs. 4%)皆相近,显示出这两款药的耐受性接近(Buti et al., 2016)。

Vemlidy 和 Viread 在 B 型肝炎的疗效与安全性比较

睽违 10 年 B 型肝炎治疗新选择──新药 Vemlidy

、Chan et al(2017;网路版摘要已于 2016/12 发布);TrendForce 整理)

注:血清 ALT 值正常化(核心实验室标準):男性血清 ALT 的正常值上限(upper limit of normal,ULN)为 43 U/L,女性为 34 U/L;血清 ALT 值正常化(AASLD 标準):男性血清 ALT 的 ULN 为 30 U/L,女性为 19 U/L。

Vemlidy 因强化其在血液的稳定度,因此可增加进入细胞成为活性成分 tenofovir diphosphate 分子的比例;换言之,在疗效相同的情况下给予 Vemlidy 剂量只需 Viread 的十分之一(25mg vs. 300mg)不到,亦降低发生副作用的可能性和强度。从目前显示的临床数据证实,Vemlidy 可诉求相较于 Viread 有较低的肾毒性和骨质的流失较缓,这对于动辄数年以上的 B 肝疗程而言有一定吸引力。

睽违 10 年 B 型肝炎治疗新选择──新药 Vemlidy

Vemlidy 与 Viread 在药物传递效率比较示意图。)

刘适宁近一步指出,由于 Viread 开始遭受学名药威胁,药厂希冀藉由临床医师对 Viread 熟悉度而转移处方至 Vemlidy,并以此弥补学名药对 Viread 的冲击,然而 Vemlidy 相较 Viread 仅有改善安全性,在疗效上并未有突破。此外,新药价格不低于旧药,保险给付者可能将 Vemlidy 限制在肾功能或骨质较差的病患;再者,主要竞争药品 entecavir 的学名药亦已纷纷上市,因此预期 Vemlidy 能获得的市佔率将有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