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作者: 时间:2020-06-24Z生活港232人已围观

◎马永年(圣光神学院助理教授)

去年底,台湾陷入同性婚姻立法的冲突。本属于政党攻防的事件,引发教会与家长的反弹,并且议题延烧到教会与社会的对立,以及教会内不同观点的对立。半年之后,同婚争议仍继续在国中小课程与教材上发酵。一个立法事件竟然引发如此剧烈冲击,其影响力远超过当初任何人的预期。然而同性议题,只是当代众多婚姻家庭的挑战之一。

晚婚、不婚、不生的世代
从现实面来看,台湾的婚姻与家庭确实正面对前所未见的挑战。根据内政部户政司的统计,约自40年前开始离婚率逐渐上升,2000年之后稳定维持在高档。年轻一代目睹、听闻这些不幸福的婚姻后,自然对婚姻感到却步,加上个人主义、物质主义的影响,逐渐形成晚婚、不婚的世代。

据行政院主计总处统计,2015年女性平均初婚年龄达到30岁,男性则已超过32岁。晚婚的现象,亦反应在适婚年龄群体中,未婚者的比例大幅上升。与1990年相比,2016年25到29岁的女性,未婚比例由31.9%升到75.9%,30到34岁的未婚女性则由12.3%上升至42.5%;男性的数字则更为可观。

晚婚或不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少子化。目前国中小学减班已是事实,往后15年大学都将面对减招甚至关校危机,接下来则是劳动力不足的严峻挑战,台湾也将从高龄化社会迈向超高龄化社会。

考量经济、社会等多方面的因素,似乎不婚、不生才是理性分析后最合理的选择。然而,基督徒该怎幺看?

婚姻是盟约而非契约
教会,是被神救赎,从世界分别出来的一群人。教会最大的责任,就是带出一批基督的跟随者,勇于按照神的心意作出不一样的抉择,在每一个世代,为主作见证。

然而笔者投入婚姻教育事工十多年,所观察到的现象是,教会普遍缺乏基于圣经、针对婚姻家庭议题提供信徒扎实的教导。或许你会纳闷:永恆里既没有婚姻关係,也没有亲子关係,教会何必操心?以下就简要地根据圣经,分享婚姻与亲子的神学观点,盼望能激发众教会在实际事工上带出些反省与实践。

婚姻最初的设立,是神为了处理亚当独居时的不好(创2:18)。毕竟单独亚当一人,无法反映圣父、圣子,与圣灵之间爱的团契关係。然而,一男一女透过在婚姻中因着爱的结合,就在团契关係的层面上反映了神的形象。正因为婚姻具有这个特性,自然带出圣经中对婚姻丰富的讨论。

婚姻是盟约(结16:8;玛2:14),是出于意志力选择进入、坚持的关係,不是追求对等交换条件的契约关係。婚姻是人所能体会最深刻的人际互动,因此神选择用婚姻作为比喻,帮助我们认识祂。在旧约中,婚姻被用来比喻神与以色列百姓的关係(赛54:5;耶2:2,3:1;结16:32),在新约,则被用来比喻基督与教会的关係(林后11:2;弗5:21-33;启19:7)。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婚姻的概念贯穿整本圣经,被赋予神圣的意义。因此面对婚姻,确实人人都当尊重(来13:4)。

婚姻是神圣的,但同时也是美好的,其中创世记2:24是关键的经文之一。参考希伯来文圣经的原意,为了婚姻,首先人需要学习「离开」父母,在理智上,决定将效忠的对象从父母转向配偶。其次,是出于热情或意志,坚持与配偶紧密「连合」,不容许也捨不得彼此之间有任何间隙的存在,立定心志要与配偶共度一生,不离不弃。

最后,「二人成为一体」,不仅仅是夫妻在婚姻中透过性的结合,更是全人身心灵的结合,学习分享生命中的酸甜与苦辣、成功与失败,也学习分享对未来的理想与抱负、希望和恐惧,最终夫妻要成为生命共同体。这样的关係,圣经总结说:「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2:25)。

婚姻的低标却不是目标
这样神圣且美好的关係,却有些弔诡的特性。婚姻,一方面只存在于这世界,带不进也不需要带进永恆(太22:30;可12:15;路20:35),在另一方面,基督教反对离婚但不离婚却不是婚姻的目标(太19;可10)。

当法利赛人拿离婚的问题来询问耶稣时,耶稣确实表明反对的立场,因为夫妻进入婚姻就已经成为一体,不再是两个人,所以不可以分开(太19:5-6)。然而,不离婚确实是神的心意,但那只是婚姻关係的低标而非目标。

以弗所书第五章谈的就是婚姻的目标。若婚姻要反映出神的形象与样式,丈夫应当效法基督爱教会的榜样来爱妻子,妻子也当效法教会顺服基督的榜样来顺服丈夫(弗5:22-24)。有些夫妻出于文化传统或个人修养,丈夫乐意爱妻子而妻子也愿意顺服丈夫,但圣经提醒我们的,乃是基于敬畏基督的心(弗5:21)。当我们再深究会发现,顺服与爱的极致,都是付上生命为代价,因此终极的榜样都是基督(腓2:8;弗5:25)。

夫妻在每天实际的婚姻生活中,效法基督的爱与顺服,渐渐活出神的形象与样式,同时也在这个过程中,亲身体会基督对教会的爱,认识神。这一切,都解释了婚姻为什幺不需要带进永恆。

儿女教养首重信仰传承
另外,关于儿女,圣经说,儿女是神所赐的产业、所给的赏赐(诗127:3)。赏赐,表明人是被动地领受者,主权在神;产业,则表明父母的责任是扮演好专业经理人的角色,善尽教养的责任。

关于教养,圣经首重信仰的传承(申6:7)。经文所处的脉络是,摩西吩咐被神拯救脱离埃及奴役的以色列人说,要透过生活的不同层面,表现出他们对神毫无保留的爱(申6:6-8),包括:

(1)个人将律法记在心上、内化到生命里,反映出个人与神的关係;
(2)亲子之间,父母把握机会与子女谈论、教导神的律法,让神的律法也能内化到子女的生命中,并与神建立关係;
(3)在公开可见的层面,宣告个人、家庭等,都是属于神的。

也就是说,圣经看亲职角色,首重对子女信仰的塑造,而这一切的核心,在于父母本身是否能打从心底完全地爱神,这才是属神百姓的意义。

旧约中属神的百姓,在新约中相对应的身分就是门徒,这样的关係让我们把旧约的教导带到新约时代。换句话说,今日的基督徒父母最重要的亲职角色,是透过十几年的时间,塑造子女成为跟随基督的门徒。唯一的可能,就是父母本身要先成为基督的门徒。

能不能进入婚姻,固然有机会的问题,但也需要认识神赋予婚姻的意义。走入婚姻,必须凭信心相信神创造婚姻的美好,并且愿意让自己在其中被调整。同样,婚后能不能生,固然有生理因素的影响,但养儿育女(包括领养孩子)的背后,同样有着丰富的神学意涵。在养育的过程中,不仅要留意在照管产业过程中的恩典,更要勇于面对在教养过程中从神而来的陶塑。

正因为背后这些神学的意义,在婚姻与亲子关係中,我们一方面揣摩神的属性、神与人之间的关係,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生命被塑造,效法基督,走成圣的道路。

婚姻家庭已成为这个世代关键的议题,然而站在第一线的教牧同工都晓得,同婚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在此关键的议题上,教会不能再选择袖手旁观或顺其自然,不能再任由世界侵蚀下一代的婚姻家庭价值。衷心期盼不久的将来,会有一批在婚姻家庭关係上能效法基督的门徒,作这世代的见证。

相关文章